如何突破創作瓶頸?來自戲劇大師的三堂創意訓練課
佐爾巴

2019-12-27 00:00:00

編劇“卡殼”時怎么辦?

創意是可以訓練的


常常會有人問我,你在遇到創作瓶頸的時候都怎么突破?——熬湯。當我卡殼的時候,我會從書房走到廚房,準備食材,然后把材料一一丟進鍋里,開始燉煮,從一個煎熬走進另一個煎熬。我試圖調整自己的頻率和節奏,透過熬湯讓自己的思緒舒緩,三個小時過去了,當這鍋湯熬好,我腦袋里的結通常也打開了。


很多人說創意是與生俱來的天分,這句話我不完全認同,其實創意是可以被訓練的,創意是可以被激發的。我當年在蘭陵劇坊接受吳靜吉博士的表演訓練后,就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脈,在他的引導之下,我知道怎么打破思想的框架,讓創意源源不絕地涌出。

 

隨著創作經驗的累積,我在閱讀今泉浩晃的《改變一生的曼陀羅MEMO技法》和愛德華·德·波諾(Edward de Bono)的《水平思考法》(The Use of Lateral Thinking)、《六頂思考帽》(Six Thinking Hats)等工具書時,得到很多啟發,我把這些思考的工具,融合我的戲劇創作經驗,形成了一個新的創意思考模式。

 


第一節 井字形


《改變一生的曼陀羅MEMO技法》一書中提出的“井字形思考”,是利用視覺刺激思考的概念,在白紙上畫一個“井”字形,把設定的題目放在正中央,聚焦目的,接著把延伸出來的答案填滿四周的空格。例如,我今天要寫一個以“分手”為主題的劇本,我會試著這樣展開我的規劃:

 


第二步工作是“整合歸納”把相似的部分合并,再去思考是否有忽略的面向,強迫自己把八方的空白填滿。例如上圖中的“角色數量”和“角色背景”就可以整合成“角色”,然后再把多出來的空格,填上新的答案。

 


接著不斷地重復第二個步驟,去蕪存菁,把所有答案的面向,透過表格確實地歸納整理,分到不能再分為止,這樣你對問題思索的面向才不會有遺漏。

 

第三個步驟是“無限展延,視覺思考”,把其中之一的空格拉出來,繼續做“井”字形的思考,把問題繼續擴大,把思路繼續發散。我以左下角的“角色”為例,繼續展延我的創作規劃:

 


“井”字形思考的變種叫作“の”字形思考。“の”字形的概念是建立在“井”字形思考之上,但除了問題的發散與展延之外,還多了一個“順序”與“流動”的概念。我利用這個概念來規劃劇本的時間流動、空間流動和事件流動。



“の”字形思考和“井”字形可以交替使用,當我規劃完場景與事件流動之后,就會再把每個場景拉出一個“井”字形,繼續展延我的場景規劃。


第二節 水平式思考


我們所接受的傳統教育是垂直式的思考,也就是問與答,針對問題,找到答案。但水平式思考的概念是:遇到問題,不直接尋找答案,而是從問題本身發散思維,尋求不同的可能。

 

當你使用水平式思考時,你無須去針對問題尋求答案。當你的思緒停滯不前時,你可以偏離問題,刻意轉移重點,把現有的關系化為比較容易處理的狀況,或者了解構成障礙的種種因素,試著將那些構成阻塞的部分全部敲成碎片,然后再度組合,賦予新貌。



舉例來說,杯子的功用是什么?——裝水。這就是理所當然的垂直式思考。如果你利用水平式思考,或許會出現這樣的思維:杯子如果不是杯子,還能是什么?——魚缸、煙灰缸、樂器、花瓶等。我早期在蘭陵劇坊時就接受過這種想象力開發的訓練,當時有一個表演題目是:“如果人類有尾巴,生活會有什么改變?”我記得那個時候大家聯想出許多有趣的情境:“這個世界上不會再有牙刷,因為大家可以直接用尾巴刷牙”“未來在公交車上都不用設置拉環,因為大家會直接把尾巴吊在鐵桿上”……

 

學會水平式的思考,你可以任意地延伸題目、偏離題目,打破思想的框架,無限聯想。遇到問題,先發散自己的想法,但要記得收網,將這些創意的點子篩選之后,集結整合成一條線,再把線編織成面。

 


第三節 六頂思考帽


人很容易受自己的習慣與認知所局限。當我們遇到復雜的狀況時,思緒開始混亂,就會開啟自我防衛、拒絕外界的思維模式。六頂思考帽的重點在于透過“角色扮演”的引導,轉換可能的不同思考方式。

 

人有許多不同的思維模式,當你套用一種思維模式,就像是戴上一頂帽子,我們可以用這六種顏色的思考帽來進行分類:

 

  • 白色思考帽:事實、數據與資料

  • 紅色思考帽:情緒與感覺、直覺與預感

  • 黑色思考帽:哪里錯了?

  • 黃色思考帽:正面思索、肯定、建設性、機會

  • 綠色思考帽:創意與水平式思考

  • 藍色思考帽:思考的控制、冷靜,并客觀地選擇要戴哪一頂思考帽

 

其中最難使用的就是綠色思考帽,創意的產生有時是“將不相關的兩者做合理的聯結”。多年前我曾在探索頻道看到火星探索的介紹:科學家把攝影機架在四輪的車子上,但因為火星地表是不規則的,所以車子不斷翻覆,導致探測計劃不斷延宕。后來科學家發現海底礁巖起伏的地形跟火星很像,而龍蝦正好能在這樣的地形中移動自如,于是科學家便在車子底部設計類似龍蝦腹足的結構來取代輪子,最后終于造出可以在起伏地形順利移動的探測車。這樣的創意組合就是將“火星”與“龍蝦”這兩個不相關的元素合理地“鏈接”。當你會活用創意的思維時,就很容易迸出新的點子,很多商品或生活中的服務就是因此而來的,例如高鐵的二維碼就是“手機”和“車票”的結合。



“六頂思考帽”是人的不同思維模式,但我們不見得特別屬于哪一頂,有些人是黑色加紅色,有些人是黃色加白色。各位想一下,你自己比較常戴哪一頂思考帽?如果明天起床后,你試著戴上你最不常戴的思考帽,你的生活會有什么樣的改變?

 

對于“六頂思考帽”這個思考工具,我把它運用在寫角色對白上。一個好的劇本,應該要角色個性鮮明,即便把劇本最邊上的姓名遮住,我們還是可以從臺詞的語氣、用詞的內容去分辨到底這句話是誰講的。反之,經驗不足的編劇通常筆下的角色個性模糊,沒有個別的特色,六個人像一個人在講話,或是所有角色講話都像編劇自己。



以下舉 2002 年演出的《征婚啟事》為例,分析角色對白與性格之間的關系:

 


結語:歸零


在創作的過程中,我們卡殼有時候不是想不出點子,而是不愿意放棄點子。如果這個點子很棒,但卻會導致故事進行不下去,那這就不是個好點子。我常這么說:“點子不值錢,用了才值錢?!卑堰@個不合適的點子放下,創作是一輩子的事,這出戲用不到,下出戲可以用。


李國修

 

創作者要有歸零的勇氣,讓自己回到原點。把故事架構的磚墻敲碎之后,重新再建構;若蓋得不好,就再打碎重建。一個好的故事本來就要千錘百煉。我在創作《北極之光》的時候也是嚴重卡殼,當時問題在于我有兩個女主角大君姐姐和小君妹妹,這兩條線交雜在一起,結果兩個角色都講不清楚,但因為我已經為她們兩個做了很多角色設定,所以我不想放棄,導致接下來的情節寸步難行。后來我一狠心,把全劇的角色關系翻盤,大君小君融合成一個角色,整個故事才豁然開朗,成為大家后來看到的《北極之光》。

 

退回原點不必太沮喪,因為當你歸零時,可以想得更清楚:你為何要出發?你出發要去哪兒?


本文摘自《李國修編導演教室》

著者:李國修 整理:黃致凱

李國修_副本

這里即可入手!


《李國修編導演教室》一書是李國修從四十年劇場實踐中總結出的一套獨創的編劇、導演、表演的實用方法,是其一生創作思維在實踐檢驗中凝聚的結晶。本書系統而深入淺出地闡述了李國修歷經舞臺實踐檢驗,并在失敗的教訓中不斷修正的創作理念,是一本戲劇創作的實用手冊。


原作者:李國修    文章來源:未知 

本文由 @佐爾巴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,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。
分享到
1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
回復
靈感泉

12-28 23:36

不靠譜 不采納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| 立即注冊
相關推薦
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>
Top 918 永凡 棋牌游戏